成功人生励志文章励志名言励志故事职场指南投资理财求职指南管理艺术其它
返回首页
来源: www.docshome.com.cn 时间:2010-06-19 编辑: 人生感悟
广东离婚析产案幕后:原始凭证成分家千钧砝码   现代拥有的财产日益多样化,给离异夫妻的财产分割造成很大的麻烦。再者,由于在一般情况下,妻子在关系中往往处于被动地位,如果遇到离婚,手握大权的丈夫往往会采取各种不正当手段,或伪造债务,或转移,让妻子苦不堪言。但是下面这个案例原本处于被动地位的妻子却最终赢得了主动,这一切要归功于平日里往往被轻视的投资理财的原始凭证。

  广东首例由检察机关抗诉的夫妻离婚析产案幕后故事

  情断义绝,夫妻打起财产官司

  1995年9月,广州市花都区叶惠兰与当地青年缪伟结婚。婚后,他们开办了一家消防器材的公司,夫妇俩艰苦,生意日渐红火。第二年,他们的女儿出世了。叶惠兰离开公司回家照顾女儿。

  但叶惠兰在照顾女儿的同时也没闲着,叶惠兰利用业余投资房地产,然后再用赚到的钱购买物业、商铺。1997年,叶惠兰看中了位于花都商业大道的金联广场商铺,果断投资,陆续购买了30套,建筑面积达850多平方米。她将这些房产租出去,每月有9000多元的收入。加上车库、门面房等物业出租,每月仅房租收入就有2万多元。在购买这些物业过程中,相当一部分是用丈夫缪伟的名字登记,但也有许多是用叶惠兰的名字登记。而大的投资项目和物业,则是夫妻俩联名登记。

  因为有了这么一位精明的贤内助和“投资理财高手”,加上缪伟自身的,他们的资产几年间滚雪球似地越积越多。对此,作为一家之主的缪伟非常高兴,不止一次对叶惠兰说:“有你在家做保障,哪怕我做生意亏了,也没有后顾之忧。”

  可令叶惠兰做梦也没想到的是,就在她满心憧憬着的未来时,缪伟竟然背着她在外偷偷包了一个年轻漂亮的“二奶”,并有了同妻子离婚的想法。为了侵吞家产,他开始变着法子向叶惠兰索要购买物业和轿车的单据。

  原来,叶惠兰与缪伟结婚后,家里的所有单据都是由她并妥善保存。当财产多起来后,她对票据更加小心翼翼,并存在银行的保险柜中。

  此刻,面对丈夫突然索要票据的非常之举,叶惠兰不由得心生警惕,便问他要票据干什么。缪伟说他要报建一些项目,但叶惠兰经过打听得知根本没有这回事,她当即预感到在丈夫身上一定发生了什么事。为此,无论后来他怎么逼,她就是不答应。

  两个月后,她终于查清丈夫在外包“二奶”的事实。叶惠兰不止一次地苦劝丈夫回心转意。但缪伟置若罔闻。

  2000年4月13日,叶惠兰向广州市花都区人民法院递交了民事诉状,请求法院判令她与被告缪伟离婚;两人所生三个由她抚养,被告承担抚养费;平均分割夫妻共有的560多万元财产,包括房产、商铺、土地、汽车等,其中有属于叶惠兰名下的财产170多万元,属于缪伟名下的财产223万多元,属于两人共同名下的财产近166万,并申请冻结夫妻共有财产。这些财产的都是按购买原价,没有按现在的市场价进行评估新价。如果按升值以后的价,估计有上千万。

  一波三折,原始凭证显神通

  叶惠兰原本以为这场官司不会有什么麻烦,因为她手里握有大量原始凭证,可令她做梦也没想到的是,2000年5月初,当她从区法院得到被告即缪伟向法院提供的厚厚一摞“新证据”,一下子惊呆了。

  这些证据主要证明两点:凡是挂缪伟、叶惠兰名下的房产、商铺、车辆等统统都是公司的资产,而公司是缪伟与别人合伙开办,与叶惠兰无关;在与叶惠兰夫妻关系续存期间,缪伟共向他人借款共计310多万元,属于夫妻共同债务,应由双方共同承担!

  叶惠兰看完,头一下子大了:在缪伟看来,她所拥有的一切都不属于她,而是属于公司;假如原来她能分得同缪伟共有500多万的家产的一半,那么现在她什么也没有了,同时还要承担几百万的“夫妻共同债务”……世上竟然有这样不讲理的逻辑!

  2001年5月8日,花都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案。法庭上,叶惠兰则据理力争,她指出,仔细分析缪伟提交给法院的众多“证据”,就会发现其中存在着诸多疑点:其一,建安公司的“工商登记”表明该公司是缪伟个人的;其二,从建安公司的财务报表可以看出,从1996年起,建安公司一直盈利,而且赢利额较大,公司根本不需要借钱。缪伟向法院提供的“借款”是假的;其三,退一步讲,假如缪伟的这些“借款”是真的,但从单据上的日期看,这些“借款”大多“发生”在1999年以后,即缪伟和叶惠兰的夫妻关系发生问题期间。缪伟在此期间大肆“借款”,其目的不言而喻;其四,如果如缪伟所说,凡是登记在他和叶惠兰名下的财产都是公司的。那么,他拿着公司的资产购买物业,却写着自己和妻子的名字,岂不是侵占了公司的财产、触犯了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