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人生励志文章励志名言励志故事职场指南投资理财求职指南管理艺术其它
返回首页
来源: www.docshome.com.cn 时间:2010-09-13 编辑: 人生感悟
“企业家”持续性精神动力的源泉(2)

  这也是中国传统商人为什么不敢公开宣称“赤裸裸的追求利润”、而总是“顾左右言其它”的深层次原因。企业组织与生存环境之间,存在着相互影响、相互依存的关系,中国传统社会是道德化的理论社会,它要求一切组织和个人需要遵守既定的传统伦理道德秩序;而传统商业或企业组织又以儒商精神,加强和固化了传统的伦理道德秩序。事实上,在中国传统商人所处的中国传统社会环境中,存在着一个看不见的、巨大的道德规则网络——这个“道德网络”的威力,早已经超出了kanav法律的制约力量,用句俗语来说:仅仅是平民百姓道德的唾液,就足以淹死一个人了,而“道德杀人”也并非是偶然事件。

  显然,道德的伪装隐藏着极大的风险,因为一旦伪装暴露或被揭穿,其后果将是灾难性的。正是因为如此,所以即使有些中国传统商人不传统儒家的“利从义出”、不恪守“以义制利”,他也必须夹着尾巴做人,而且还得装出满不在乎金钱的真诚道德状——他必须隐藏起自己追求金钱的真实目的、而需要为自己插上漂亮的道德伪装,否则他就将在传统社会环境中无立锥之地,这也就成了传统道德家眼中的所谓的“伪道德者”或者是“伪儒商”。事实上,“厚黑学、潜规则”等等流行词语,就是描述的这种非主流的管理逻辑,它的潜台词是:即使一些商业或管理原则是有效的,但只要与中国传统儒家思想显见的道德伦理共识相悖,就必须将之掩藏于看不见的黑暗之处。

  在中国,每当出现商品经济的繁荣和发展时,总是伴随着出现道德堕落、极端自私、拜金主义等等与传统儒家思想背道而驰的所谓丑恶现象出现;而每当出现这样的时刻,“儒商”就总是被再次推出、提倡和推崇,因此,与其说推崇“儒商”是提倡一种正确的商业行为模式,还不说是期待“儒商”承担起恢复传统儒家伦理道德思想的重任,更为合适与贴切——这意味着:中国传统商业或企业的宗旨使命,被延伸到了组织内部赢利性的目的之外,承担起了建设社会道德环境和秩序的重大使命。

  如果一个企业家带领企业取得巨大商业成就后,却与自己没有任何关系,其奉献自己的智慧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但就是这样“不可思议”的事情,却在中国发生了,不得不说这是中国传统儒家“国家为大、无私奉献”思想的成果。然而,当这种传统精神和未来信仰逐渐的淡化甚至于消失,那么,就意味着企业家精神动力源泉的消失,事实上,今天中国的国有企业的管理者,在缺乏私人产权制度和合理的分配机制情况下,依旧无私奉献个人商业智慧,所依赖的是传统商业精神和高度共产主义信仰的混合产物,所以,柳传志们常常自嘲自己是中国“最后的、傻乎乎的、不可再生的企业家资源”。

 三 企业价值观与企业家价值观并不是一回事

  需要澄清的一个问题是:企业价值观与企业家价值观并不是一回事。但是,在中国,二者常常被混为一谈。

  就现代企业组织管理而言,企业组织价值观/使命/理念等等一些概念,其本质上是在描述与界定企业的“事业边界”。就如管理大师德鲁克所说,每一个企业都需要通过宗旨使命的分析与描述,回答三个最基本的问题:“我们目前的事业是什么?”、“我们的事业将变成什么?”以及“我们未来的事业应该是什么?”,这三个基本问题的核心并不是描述管理者个人的理想、而是需要“面向顾客”描述企业组织的任务。

  事实上,西方企业的不断发展与巨大成就,确实得益于企业使命的清晰界定。当西方早期的铁路企业描述自己的使命是成为“铁路行业”的龙头老大时,它很快就被那些描述企业使命为“乘客运输”的企业所取代,因为乘客运输不再将限定在铁路行业内,而是寻找更新、更快的运输方法,航空业由此成为了铁路运输最有力的挑战者。他们抛开了管理者个人的理想描述、而是进入到了组织管理的层面,深刻分析企业组织的未来在哪里、而不是分析企业家个人的理想未来是什么。

  但是,在中国传统的商业或企业管理的历史沿革中,从没有试图区分“个人价值观”和“组织价值观”的不同,而是将两者合二为一,将管理者个人的理想等同于企业组织的理想。按照这样的管理逻辑,企业家个人拥有什么样的理想抱负,就会造就企业有什么样的理想抱负;反过来说,当企业家个人的境界低下或不恰当的夸大理想,企业的命运也就在所难免。这也造成了一个独特的中国企业现象,即企业管理者或企业家个人的,不仅仅是局限在其个人的范畴内、而是同时成为了企业组织的。

  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是因为在中国的商业或企业组织的历史进程中,并没有清晰明确的进入到“组织”管理领域、而是依旧延续和停留在个体的“人”的层面上。对于中国企业来说,绝大多数本该属于组织管理领域的问题,被解释成了“人”的问题或“人与人”的关系问题。事实上,以中国传统管理并非是现代意义上的狭义“管理”、而是基于维护个人利益的“统治”。管理与统治并不是一回事,现代kanav意义的管理面向的“组织目标”、而传统意义上的统治则是面向维护“统治者个人目标”。

  缺乏对于“组织”基本的认识、了解和尊重,成为了中国传统所谓管kanav理的最大弊端。显然,中国传统商业或企业组织的道德化宗旨使命的现象,并不是被夸大到了非经济性的道德领域,而是中国传统商人或企业家,将个人的道德价值观赋予了商业或企业组织。事实上,中国传统的商业价值观,并不是以赚取利润的多少来衡量其商业价值,而是上升到了“是君子、还是小人”的道德高度来评价。

  他们在积极的思考人生与生命的价值意义是什么?人究竟为什么而活着?而不是思考组织的存在条件、组织的功能等等问题。在中国传统的商业或企业家看来,生活、事业、生命,这是人生依次提升的三个层次,或者说三种境界。仅仅做好工作式的谋生并不足取,仅仅取得事业成就也不是最高境界,对于人生意义的思考并付诸行动,才是其人生境界的追求。“利”并不是他们的人生目的、而是成为了实现“义”的工具和路径,因此,当“义与利”发生矛盾和冲突时,“以义制利”、甚至是“舍生取义”,就成了他们显见的行动。

  即使是在今天的中国,一些企业管理者依旧毫不理会企业组织的基本运营规律、也不在意企业的现状是否能够支撑其庞大的个人理想,而是依旧将个人的某种理想或欲望凌驾于组织运营规律之上,轻视组织、蔑视制度、拔苗助长、肆意妄为等等不尊重“组织”的行为,在今天的中国企业管理中依旧司空见惯。中国人从来都不缺乏“人性管理”的智慧的光辉,而缺乏的是对于企业组织使命的尊重和科学的管理精神——中国的管理学的启蒙运动才刚刚开始,尤其是离科学理性的管理精神,还非常的遥远。

  正是因为中国的商业或企业组织宗旨,体现的是管理者个人的人生价值观,所以,认识和理解中国传统商人或企业家的人生追求,才是认识和理解中国商业或企业组织宗旨的钥匙。就现代企业组织管理而言,企业家的个人价值观不等同于组织价值观,企业家个人生活行为方式也不等同于组织行为方式。无论一个企业家是多么的强悍和充满个人魅力,他必须面向顾客思考企业未来的问题,他的行为必须被纳入到组织管理行为中。

  有必要再次提醒企业家的是:请不要企业组织当作实现个人理想的载体或工具!——企业即不是什么理想的“载体”,更不是什么个人的工具——企业是一个活的生命体,拥有自己独立的生命,即使是者或企业的拥有者,也不能把企业当做私人物品而任意的捏来捏去,而是必须遵循企业组织自身的客观运行规律。直到今天,在中国,“管理就是管人、做事就是做人”的依旧大有人在,它在本质上所反映出的是中国传统管理对于“组织”的蔑视。对于今天庞大而复杂的企业来说,不懂得企业组织自身的基本运行规律,就很难获得卓有成效的管理成果。

四 现代中国企业家的精神动力源泉在哪里?

  中国传统商业精神的不足以及中西方文化的差异性,都使得中国企业家必须独立思考这样一个问题:恰当的、能够提供企业组织的基业常青的企业家精神动力源泉,究竟在哪里?

  有一种看法认为按照韦伯的说法,中国传统儒家思想诞生不出资本主义精神,所以尝试性提出中国或中国企业是否需要宗教性解决的问题,这显然是不可思议的提法,因为拥有五千年悠久文化传统的中华民族,如果突然转向设计一个新的宗教或是直接搬用西方宗教,那么,就象黄皮肤的中国人被染上了蓝眼珠一样的滑稽可笑。任何传统文化或宗教,都是历经千百年的历史洗礼而沉淀下kanav来的,远非简单的抛弃或继承这么简单。

  另一种中国传统的“去其糟粕、取其精华”的说法,同样是一种令人摸不着头脑的虚无,因为传统文化是一个系统性的整体,它本身隐含着一系列的因果逻辑关系,用今天现实的眼光所看到的“糟粕与精华”,常常是密不可分的联系在一起,抛弃一方往往就意味着另一方也必须同时。独立的“精华”看起来是那么智慧,但一旦置于组织系统中往往就精彩全无;而将所谓的“糟粕”抛弃,往往是连所谓的“精华”也一起抛弃了。浅薄的现实功利主义,其结果常常是欲速则不达。

  适当的、恰如其分的、源源不断的企业家持续工作的精神动力源泉,应该按照这样的路线图来寻找——企业组织生命基业常青的关键性要素,是因为企业了某个特定客户或消费者群体的需求;一旦失去了特定客户或消费者的信赖和支持,企业组织获得利润来源的血脉就将中断,企业组织的生命也就同时消失了;这意味着企业家的精神动力源泉隐藏在“客户或消费者”的身上,因为只有面向决定企业组织生命存在的关键性要素,才有可能获得“正当的、适合的、有价值的”企业家精神动力源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