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孩必读女孩必读爱情文章爱情感悟爱情名言
返回首页
来源: www.docshome.com.cn 时间:2013-08-03 编辑: 人生感悟
张爱玲关于爱情的经典语录

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那也没有别的话可说,惟有轻轻地问一声:“噢,你也在这里吗?”

如果你不调戏女人,她说你不是一个男人,如果你调戏她,她说你不是一个上等人。若是女人信口编了故事之后就可以抽版税,所有的女人全部发财了。如果一个女人告诉了你一个秘密,千万别转告另一个女人——一定有别的女人告诉她了。女人取悦于人的方法有很多种。单单看中她的身体的人,失去许多可珍贵的生活情趣。有美的身体,以身体悦人;有美的思想,以思想悦人,其实也没有多大分别。

女人一辈子讲的事男人,念的是男人,怨的是男人,永远永远。

我是一个古怪的女孩,从小被目为天才,除了发展我的天才外别无生存的目标。然而,当童年的狂想逐渐褪色的时候,我发现我除了天才的梦之外一无所有——所有的只是天才的乖僻缺点。

细节往往是和美畅快、引人入胜的,而主题永远悲观。一切对于人生的笼统观察都指向虚无,世界各国的人都有类似的感觉,中国人与众不同的地方是:这“虚无的空虚,一切都是虚空”的感觉总像个新发现,并且就停留在这阶段。一个一个中国人看见花落流水,于是临风洒泪,对月长吁,感到生命之暂,但是他们就到这里为止,不往前想了。灭亡是不可避免的,然而他们并不因此就灰心、绝望。放浪、贪嘴、荒淫。同行相妒,似乎是不可避免的,何况都是女人——所有的女人都是同行。

日子过得真快,尤其对于中年以后的人,十年八年都好像是指顾间的事。可是对于年轻人,三年五载就可以是一生一世。

三十年前的上海,一个有月亮的晚上……我们也许没赶上看见三十年前的月亮。年轻的人想着三十年前的月亮该是铜钱大的一个红黄的湿晕,像朵云轩信笺上落了一滴泪珠,陈旧而迷糊。老年人回忆中的三十年前的月亮是欢愉的,比眼前的月亮大、圆、白;然而隔着三十的辛苦路望回看,再好的月色也不免带点凄凉。三十年前的月亮早已沉下去,三十年前的人也死了,然而三十年前的故事还没完——完不了。本来,一个女人上了男人的当,就该死;女人给当给男人上,那就更是淫妇;如果一个女人想给当给男人上而失败了,反而上了人家的当,那是双料的淫恶,杀了她也还污了刀。他不过是一个自私的男子,她不过是一个自私的女人。在这兵荒马乱的时代,个人主义者是无处容身的,可是总有地方容得下一对平凡的夫妻。但是在这不可理喻的世界里,谁知道什么是因,什么是果?谁知道呢?也许就因为要成全她,一个大都市倾覆了。

“死生契阔,与子成悦;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是一首悲哀的诗,然而它的人生态度又是何等肯定。我不喜欢壮烈。我是喜欢悲壮,更喜欢苍凉壮烈只是力,没有美,似乎缺少人性。悲哀则如大红大绿的配色,是一种强烈的对照。——出自张爱玲的散文《自己的文章》

我是一个古怪的女孩,从小被目为天才,除了发展我的天才外别无生存的目标。然而,当童年的狂想逐渐褪色的时候,我发现我除了天才的梦之外一无所有——所有的只是天才的乖僻缺点。世人原谅瓦格涅的疏狂,可是他们不会原谅我——出自张爱玲的散文《天才梦》

有一天我们的文明,不论是升华还是浮华,都要成为过去。然而现在还是清如水明如镜的秋天,我应当是快乐的——出自张爱玲的《传奇》再版序对于不会说话的人,衣服是一种语言,随身带着的袖珍戏剧

要做的事情总找得出时间和机会;不要做的事情总找得出藉口

回忆永远是惆怅的。愉快的使人觉得:可惜已经完了,不愉快的想起来还是伤心

一个知已就好像一面镜子,反映出我们天性中最优美的部分

替别人做点事,又有点怨,活着才有意思,否则太空虚了

教书很难——又要做戏,又要做人

书是最好的朋友。唯一的缺点是使我近视加深,但还是值得的

你问我爱你值不值得,其实你应该知道,爱就是不问值得不值得

照片这东西不过是生命的碎壳;纷纷的岁月已过去,瓜子仁一粒粒咽了下去,滋味各人自己知道,留给大家看的惟有那狼籍的黑白的瓜子壳笑全世界便与你同笑,哭你便独自哭

能够爱一个人爱到问它拿零用钱的程度,那是严格的试验。

悲壮是一种完成,而苍凉则是一种启示(感悟人生www.docshome.com.cn)。

人在恋爱的时候,是比在战争或革命的时候更素朴,也更放恣的。美的东西不一定伟大,但伟大的东西总是美的。

也许每一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两个。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成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饭粘子,红的却是心口上的一颗朱砂痣。

男人憧憬着一个女人的身体的时候,就关心到她的灵魂,自己骗自己说是爱上了她的灵魂。惟有占领了她的身体之后,他才能够忘记她的灵魂。女大不中留,留来留去反成愁。漂亮的女孩子不论出身高低,总是前途不可限量,或者应当说不可测,她本身具有命运的神秘性。一结了婚,就死了个皇后,或是死了个名妓,谁也不知道是哪个。

现实这样东西是没有系统的,像七八个话匣子同时开唱,各唱各的,打成一片混沌。在那不可解的喧嚣中偶然也有清澄的,使人心酸眼亮的一刹那,听得出音乐的调子,但立刻又被重重黑暗上拥来,淹没了那点了解。

拥挤是中国戏剧与中国生活里的要素之一。中国人是在一大群人之间刮刮坠地的,也在一大群人之间死去——有如十七八世纪的法国君王。

恋爱着的男子向来是喜欢说,恋爱着的女人破例地不大爱说话,因为下意识地她知道,男人彻底地懂得了一个女人之后,是不会爱她的。如果一个女人必须倚仗着她的言语来打动一个男人,她也就太可怜了。生在这世上,没有一样感情不是千疮百孔的。

女人为了生存而嫁人,本质和妓女没什么两样,不过是批发和零售的关系。

一个女人,倘若得不到异性的爱,就也得不到同性的尊重,女人就是这点贱。

自我牺牲的母爱是美德,可是這种美德是我们的兽祖先遗传下来的,我们的家畜也同样具有的——我笑,全世界便与你同声笑,哭,你便独自哭

普通人的一生,再好也是桃花扇,撞破了头,血溅到扇子上,就这上面略加点染成一枝桃花.

但是,酒在肚子里,事在心里,中间总好象隔着一层,无论喝多少酒,都淹不到心上去.男人彻底懂得一个女人之后,是不会爱她的.

从前,他顶讨厌小说里的男人,向女人要求同居的时候.只说'请给我一点安慰'.安慰是纯粹精神上的,这里却做了肉欲的代名词.但是他现在知道精神与物质的界限不能分得这么清.言语究竟没有用.久久的握着手,就是较妥帖的安慰,因为会说话的人很少,真正有话说的人还要少.

男人憧憬着一个女人的身体的时候,就关心到她的灵魂,自己骗自己说是爱上了她的灵魂.惟有占领了她的身体之后,他才能够忘记她的灵魂.

他看着自己的皮肉,不像是自己在看,而像是自己之外的一个爱人,深深悲伤着,觉得他白糟蹋了自己.

女人还没得到自己的一份家业,自己的一份忧愁负担与喜乐,是常常有那种注意守侯的神情的.生命是一袭华美的袍,爬满了蚤子.

善良的人永远是受苦的,那忧苦的重担似乎是与生俱来的,因此只有忍耐.

要是真的自杀,死了倒也就完了,生命却是比死更可怕的,生命可以无限制地发展下去,变的更坏,更坏,比当初想象中最不堪的境界还要不堪.

小小的忧愁和困难可以养成严肃的人生观.

无论中外的礼教之大坊,本来也是为女人打算的,使美貌的女人更难得到手,更值钱,对于不好看的女人也是一种保护,不至于到外边对着失败,现在的女人没有这种保护了.

太大的衣服另有一种特殊的诱惑性,走起路来,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有人的地方是人在颤抖,无人的地方是衣服在颤抖,虚虚实实,实实虚虚,极其神秘.一个有爱情的家庭里面的孩子,无论生活如何的不安定,仍旧是富于自信心与同情--积极,进取,勇敢.

我要你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个人是等着你的,不管在什么时候,不管在什么地方,反正你知道,总有这么个人。

太大的衣服另有一种特殊的诱惑性,走起路来,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有人的地方是人在颤抖,无人的地方是衣服在颤抖,虚虚实实,极其神秘。因为懂得,所以慈悲。